2018年度最震撼的毕业演讲:国度命运与个体命运

  亲爱的经济学院、金融学院的全体结业生同学,恭敬的结业生家长,经济学院的各位指导和老师,大家下午好!。  亲爱的经济学院、金融学院的全体结业生同学,恭敬的结业生家长,经济学院的各位指导和老师,大家下午好!
  大家没关系瞩目到,与以往差异,今天我准备了个言语提纲,因为我大意地做了一些准备,权当是我给各位同学们上的最后一堂课,也包罗着对各位同学的嘱咐。

  
  今天我想讲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是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第二是我们应该从中吸收什么样的教训?
  第三是想借此机会谈几点对同学们未来工作、生活的嘱咐和但愿。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在2018年结业典礼上的言语

  第一个问题:

2018年度最震撼的毕业演讲:国度命运与个体命运

  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从今年三月份继续到今天,世界上最为吸引眼球的事件不再是叙利亚,不再是北朝鲜,不再是俄罗斯世界杯,而是中美关联。

  整个说,就是中美贸易战果真要打响了。这是我们最不宁愿看到的,也是力图制止的事情。但问题是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看待这场贸易战,我的关注点不在贸易领域,它使我有着更为沉重的忧虑和危机感。
  首先,从贸易角度来看,既然是美国策动的贸易战,那么姑且遵从美国方面的统计来看下面一组数据。
  去年,中国从美国的进口额为1300亿美元。前不久中国自卫性地进击了美国,征收美国500亿美元商品的25%的关税以来,特朗普又饬令加征了我们2000亿美元,然后再准备假如中国进击,会再加增2000亿美元。

  这是个单一的算术问题。去年中国向美国出口约5000亿美元,现在两个2000亿加上一个500亿,他动用了4500亿,还剩下500亿美元左右的额度。而我们已经动用了500还剩800亿,美国追加的这2000亿,我们跟不上了。假如我们也同额度反攻,不只是将从美国的进口商品清零,而是负进口了,理论、实践上都是不现实的。这是美国对中国做出最具侮辱性的行为,然而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对美国市场依赖太深。

  
  我们理解,由于全球价值链的造成与发展,国度间的分工已经从产业内部分工发展到产品内部的分工。我们称之为生产工序的专业化。因此,一个国度在贸易中实际获取的收益与其实际贸易收支状况未必呈正向关联。
  再加上在此过程中,中美双方的统计方式差异,如是否将经香港的转口贸易统计在内,以及是按商品的离岸价格还是到岸价格统计等方面双方存在分歧,所以美方统计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比我方统计多出1000亿美元左右。

  

  而去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占到了整个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快要一半。再从中国来看,我们对美国的顺差从2010年以来的八年时间里,平均超出78%,有四年超出80%,一年超出130%。
  这些数据意味这什么?证明对美贸易顺差成为中国频频项目顺差的最惨重部分,没有了对美贸易顺差,我们的频频项目顺差将会大大缩小。
  另一方面,我们对美国制造业及其核心技术的依赖更为惨重。

  
  “再起事件”固然尚未完了,但仅就目前的后果来看,不光是十几亿美元罚金的问题,美国国会已经抗议了特朗普总统暂缓停止再起业务的提案,即便最终经历该项提案,或者也要遵从美国人的规则来改组再起的管理层及企业管理机制和运行规则,美国甚至要派出一个监督官到这家中国企业。这起事件足以让我们觉醒地看到自己同美国之间宏大的技术差距以及对美国核心技术的惨重依赖。

  
  同时,我们对美国农产品的依赖也同样对照惨重。

  因为人民对高质量生活的期待和需求,使得植物蛋白是不可或缺的。并且这些蛋白加工以来的残渣可能用来喂猪喂牛,保障畜牧业发展。
  假如不进口,大豆及其附属品的价格都要提高,意味着要展现某些生活必需品的物价上升。有人说,我们转向巴西进口吧!问题是,全球大豆生产的极度大部分被几家美国公司控制着。

  巴西大豆从生产、运营到销售简直都是美国公司控制的。
  更为本质性的,是我们对“美元体系”的依赖。听过我课的同学们,肯定大白这个原理。
  总体来看,现今的“美元体系”要紧靠三个机制来运行:
  一个是商品美元还流机制。

  中国、日本、德国等“贸易国度”向美国出口赚取美元以来,还要将其中极度大部分借给美国。
  美元是世界清算货币、结算货币和要紧的资本市场交易货币,假如不借给它,美国须要自己满足基础货币发行的话,它就会印钞,有没关系引发美元贬值。这意味一方面,我们本身拥有的美元储备缩水,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另一方面美元贬值意味着我们本币升值,对出口出格不利。

  
  所以,当作“贸易国度”的悲剧就在于,我们须要被迫地保持美元汇率的安定,尽管不让美元贬值。也就是说,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要保持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的货币安定,这是商品美元还流机制迫使我们担当的被迫责任,也是我们大量采办美国国债、公司债的原因。
  第二个机制是石油交易的美元计价机制。1971年尼克松封闭“黄金窗口”、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保证自身的储备货币地位。

  为此,美国快速找到了石油这种工业血液,联合沙特等国成立了石油交易的美元计价机制。这就意味着其他国度若要进口石油务必用美元支付,因而就务必储备美元。这样,美元在与黄金脱钩之后仍旧坚硬地保留着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
  第三个是美国对外债务的本币计价机制。美国80%以上的对外债务是以自己可能印刷的美元计价的。
  就此大家不难想象,美国霸权没关系说美元霸权抵达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也就是说,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讲,针对自己的对外负债美国是可能经历印刷美元管理的。

  
  自然,正是由于美元是美国控制世界的最要紧工具,现实中美联储、财政部还是特别矜重的,轻易不会乱来。
  但事实上,美国在2008年危机之后已经搞了四次量化宽松,释放出大量流动性。我曾在课堂上说过,学习经济学或研究经济学的人不要轻言“美国萧条”。
  在我看来,“美国萧条”有一个惨重标志,即当美国对外发债的大部分不用美元标价而是用欧元、英镑、日元没关系人民币标价的时候,这个国度果真是萧条了。

  假如你看不到这一天,请不要轻言“美国萧条”。
  正是由于中国处在“美元体系”旁边,不只使得我们拥有大量的美国国债,并且基础货币发行也对其发作惨重依赖。

  发了这么多货币,为什么大家感觉不到呢?有很多原因,但有两个原因最为惨重。
  一是我们的基础货币发行很大程度是用外汇占款来杀青的。

  也就是央行收购企业和公司个体手中的美元,遵从市场汇率再释放出人民币,经历这种方式把流动性释放出来。外汇占款占到央行释放流动性的比例最高时抵达80%以上,目前也在60%到左右。也就是说,美元储备是人民币发行的惨重的信用基础,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人民币汇率的安定。自然再有一个惨重原因就是房地产扩张,使得央行释放出来的极度大一部分流动性被房地产套住了。

  
  所以,贸易战果然打下去,接下来的影响就会涉及到货币金融领域。美国人出格大白,假如我们的美元储备大幅度削减,那么人民币发行的信用基础就会出问题。
  再有一点,就是我们赚取外汇的能力也将受到影响。由于中国是典型的“贸易国度”,本币不是世界货币,不得不将货币信用托付在其他货币比喻美元身上,并且国内的经济发展、军队的现代化军队建设,蕴涵大国外交、“一带一路”都须要大量资金,因而外汇储备规模对中国而言特别惨重。

  
  就近几年外汇增长状况来看,2016年我们在投资领域的外汇净收益展现了440多亿美元的负值。2017年我们巩固了外汇管制,勉强复兴到近130亿美元的凑巧。

  然而今年1—5月,我们在投资领域中的外汇收入不敷50亿美元。
  在贸易领域的数据就更难看了。去年上半年全口径贸易顺差再有540亿美元左右,但截止到今年五月全口径的贸易逆差快要250亿美元。六月份的统计还没出来,但一个月旋转不了大局。

  
  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中国对外贸易的净逆差格局已定。更为惨重的是,我们的外汇储备状况也不容乐观。

  我在授课时曾说过,由外资企业投资所造成的外汇储备极度于赌场的筹码。什么概念呢?赌客进赌场后会将各种货币换成筹码,岂论在赌场中玩输了还是赢了,他所拥有的筹码可能再换成自己须要的货币拿走。

  所以,特朗普策动贸易战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想或者不光在贸易领域,还在“中国制造2025”,更没关系是经历贸易战的方式迫使我国做出更大衰弱,并且很没关系是迫使中国在货币金融领域更大开放。

  
  我们理解,美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金融国度”,我十几年来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表面上看,特朗普策动贸易战是在杀青自己的竞选允诺,为“铁锈地带”那几个州的蓝领工人掠夺更大利益,迄今为止他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但由于美国经济结构的变化即日益高度金融化,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是其务必赐与注重的。
  金融资本的目标是要赚取全球金融市场的收益,其前提条件就是世界各国货币金融市场的开放,但迄今为止中国这块骨头美国始终没有啃下来。

  我们的资本项目没有整个放开。特朗普的策动对华贸易战的核心目标有许多,我想在他的筹划中,不会没有迫使中国更大幅度开放货币金融市场的目标。
  自然,美国更为重大的国度战略利益就是遏止中国的崛起。对此我们不要抱有丝毫幻想,不要感觉这是特朗普个体意愿。
  在最近的一次研讨会上,一位著名学者报告了他的一位刚从美国归来回头的华人朋友在美国“美中关联委员会”的经历。

  
  这个委员会的宗旨是督促美中亲睦关联,在他此前的多次造访中,委员会工作人员都是热心接待,笑脸相迎,但这次却像躲瘟神一样回避他,他说自己觉得了“麦卡锡主义的回潮。”现在,美国对中国的胆寒与敌对抵达了我们难以想象的程度。
  所以,在特朗普对华选择强硬的贸易制裁措施之后,他的支持力不降反升,目前抵达40%以上,并且美国共和党、民主党在这一问题上的政治共识高度一律。

  自特朗普登台以来,两党之争出格多,但唯独在“中国问题”上高度一律。
  今天,有很多学者试图把中美之间的冲突节制在贸易战范围,认定它只是场贸易冲突,建议不要把它扩大到其他领域中去;再有一些学者认定这场贸易战打下去美国必输,中国必赢。非论他们是怎么测算的,我觉得这是一厢宁愿或不适合常识的。对一般国度而言,贸易战在经济学上肯定是双输的。

  然而看待大国而言,关键在于谁输得起。
  历史经验证明,大国之间出格是“老大”和“老二”之间的对比,更多的不是经济行为,不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而是一种国际政治行为,是以国度利益为目标的。国际政治竞争不是“正和游戏”,而是“零和游戏”。
  经济学与政治学的逻辑有很多差异,一个要紧的区别在于,经济学研究的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还是自损六千的问题,它的逻辑是如何让己方制止自损八千,尽管杀青自损六千,即杀青资源管制条件下以最小的成本告终最大绩效;与经济行为差异,政治的逻辑是只要我赢,击败对手,牺牲多少无所谓,在所不惜。

  因此,两者的逻辑与行为规则是不一样的。
  刚才,大家合唱的国歌里有一句话:“中华民族到了最弥留的时候”。现在,我不敢说是最弥留的时候,但可能说,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弥留的时候。
  看待今天的中国而言,最大的危机不是贸易冲突,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霸权国度已经公然把中国当成了最要紧的对手,在和平时期行使经济战的手段首倡了对中国的全面遏止和攻击,同时还行使其超强的全球军事实力对中国实行越来越多的威慑,制造周边冲突乃至危机来干扰我们的和平发展进程。

  
  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有一个说话,赤裸裸地攻击中国是一个掠夺性的国度,是一个偷取知识产权、窃取别人技术、逼迫转移技术、逼迫地猎取别人资源的国度。这种攻击值得我们高度注重,他是在把美中冲突高涨到一种新的意识形态高度。
  最近,美国通讯委员会颁发公告,于今年6月11日破除了2015年奥巴马政府时期同意的网络中立法案。我们理解,互联网思维、原创技术与技术服务,所有这一切都以美国为核心。

  
  当年,美国为了督促国内网络运营商之间的公道竞争,同时也是为了让世界各国放心行使美国技术、拓展全球市场,搞了一个网络中立法案。然而现在这个网络中立法则没有了,意味着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能在提前奉告消费者的情况下,屏障这些网站没关系贬低这些网站的造访速度,也就是断网。假如一旦对中国选择这种措施,我们银行、交通、商业、邮电等系统没关系会瘫痪。

  
  最近有一则报道,美国网络军已经获取国会授权,可能对网络攻击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行为作出攻击,锁定地址后行使美国的网络特权,即根服务器封闭攻击者网站。现在全球的根服务器有十三个,其中一个主根服务器和九个辅根服务器在美国,其余的三个别离在瑞典、荷兰和日本。所以,我们务必认识到,美国在正在做更多、更充足的准备。
  最近,大家都看到一张g7首脑会议上的照片,场面好像“最后的晚餐”,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其他国度首脑冷峻对视,犹如不共戴天。

  然而要理解,正是在这次会议上特朗普提出了一个筹划,叫g7国度经济一体化,建议七个兴旺国度相互之间杀青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听说已经获取德国的答应。或许德国的这种首肯是表面的,由于涉及市场份额等杂乱的因素,其他兴旺国度的立场很没关系与美国不一律,因为美国市场份额太大,竞争力太强,所以七国间的经济一体化肯定不会亨通。

  
  但美国的这种行为意味着一个严峻趋势,即它已经下定决心拔除wto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也就是我们相持提倡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这个规则曾经是美国人设立并相持执行的。今天他们不想再按此规则再做下去了,要搞一套新的、更高标准的规则。
  在这方面,我们千万不要感觉特朗普对欧盟、日本和其他兴旺国度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将会敦促这些国度同中国坚强地站在一起,抗拒美国的逆全球化行动。

  事实上,这些国度在知识产权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企业并购等方面对中国的责备、攻击同美国并无二致,立场整个一律。
  所以,我们不克不及把中美贸易战只是节制于贸易领域,这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战。我们更不克不及将这一场争端视为短期内可能管理的。
  仅就贸易争端而言,从1960年代继续到1980年代末,美国和日本曾经发作过一场漫长的贸易争端,这场争端打了30年,结果是日本泡沫经济溃散,陷入“失去的二十年”。

  
  中美之间的冲突当作一场大国博弈,或者须要至少50年甚至更长时间。今天的一切,然而是一场历史大戏的开张。

标签: